56书库 > 都市小说 > 红尘篱落 > 正文 第三卷第三百二十二章 送烟
    凌辰和董亚子在西城的暗访以失败告终,因为他们的事情还给陈子昂的公司带来了一点麻烦,让凌辰和董亚子心里有些愧疚,俩个人都有些气馁。

    董亚子准备返回贵州,将这件事情告诉她的父亲,他们现在知道了假货的源头,却苦无证据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贵州,你看看你去哪里?”董亚子问凌辰。

    “我等杭州的消息,如果杭州有动静了,刘诚之那边应该就轻松了,原本想在西城搞个大事情,没有到被老鹰给啄了,特么的,我不将他们一网打尽我就不姓凌!”凌辰一拳头砸在办公桌上,疼得他自己呲了一下牙。

    “杭州有什么事情?”董亚子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等明天看看有没有消息,我先送你回贵州,然后我也去甸城,我就不信何少华他们有通天的本事!”凌辰心里很憋屈,这样被人摆一道确实让他感觉很恶心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确实是他们太大意了,都没有想到会碰巧被顾恩赐看到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买好了回贵州的机票,你要是去了我就给你将票买了。”董亚子看了一眼凌辰,现在生气也起不了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“行,你给我买机票,我给刘诚之发个邮件。”凌辰坐下来打开电脑给刘诚之发了一个邮件“三月幼苗西城现,杭城水雾碧连天,要问源头从何起,有兽有鱼有暗潭!”

    发完邮件,凌辰拿起一支烟,点着,深深的吸了一口,才想起来要给小头目李祺送烟,不行了找个人送过去,后来想了一想对董亚子说“我要出去一趟,给人送两条烟。”

    “收货那个部门?”

    “亚子真是人美又聪明!”

    “你还厉害的不行,人家会收吗?”

    “两条烟而已,我明天就走了,他不会多想的。机票买好了吗?”凌辰找出来一个手提袋,将烟装进手提袋里,掂了掂。

    “快去吧,明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明天是陈子昂他们公司店联动,应该是一个盛况。”凌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买的是下午,能看到的。”董亚子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看看我家小雅,我好久没有见到小雅了,这几天忙的都没有顾上和我家小雅聊天。唉,什么时候美人在怀,事业不用我操心就好了。”凌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美得你,不努力你那里来的事业?不努力美人也会飞走的。”董亚子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沉浸在爱情幻想之中的凌辰。

    “唉,我挺羡慕刘诚之那个憨憨,就随我去了一趟贵州,不但美人在怀,还有家产可得,你们这叫强强联手啊,靠北,你说那个憨憨为什么命那么好?”凌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嗯哼?那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,你再重新选择一下?”董亚子微笑着看着凌辰,那笑让凌辰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亚子,刘诚之那个憨憨命好,我的命也不赖,我家小雅没得说,你们都是女中豪杰。”凌辰急忙认错。

    “哼,凌渣男,我告诉你,我原来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认真的对待感情,要是你三心二意你就死定了,记住了,以后要好好对待我小雅姐姐,要不然哼!”董亚子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亚子,你晓不晓得,你凌哥哥我也很欣赏你这火爆脾气、敢爱敢恨的性子,我要是有你一半的性格,我就将你小雅姐姐追到手了。”凌辰笑了一下,还好醒悟得早,要不然以后真的会很后悔。

    “别在这里灌汤了,赶紧去送东西。”董亚子挥了挥小手,将赶凌辰走。

    凌辰出门碰到了陈子霖“凌总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去给那个李祺送两条烟。”凌辰摔了摔手中的手提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这无孔不入啊,什么人都能被你搞定?”陈子霖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以后可能会见面的,还没有坏到骨子里,可以拉一把!”

    “要我送你吗?”陈子霖也准备出门,手中拿着车钥匙。

    “行,我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是我疏忽了,让大家的心血功亏一篑,唉,竟然将顾恩赐这货给忘记了,我们之前有过合作,这人吧,太善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们其实应该还有别的方法,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,这一次也是给我提了个教训,后期我会更加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顾恩赐的老婆其实权利还挺大的,所以这一次能顺利的将货送回来,江俞轩是花了一番功夫吧?”陈子霖不知道江俞轩和凌辰去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江总就说了几句话,顾恩赐估计权衡利弊之下就放弃再折腾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江俞轩又发挥他那舌战群雄的潜质了?很好奇!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就给顾恩赐分析了一次情况!”

    “我们公司有句话俞轩出马,一个顶俩!这人说话能直击人心,让你还找不到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大舅哥竟然如此的夸自己的妹婿,看来江俞轩的工作做得不错啊,你们家里除了陈子昂之外都被他搞定了吧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话呢,江俞轩都已经结婚了,可别乱说,我妹妹还要嫁人的。”陈子霖皱了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啊,你说什么?”这么多年,凌辰一直以为江俞轩和陈子昂是一对,陈子霖爆了这么大一个料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搞定那个小头目的?”陈子霖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说了几句话,我说我和他是同一种人,都是被人踩压着的,身不由己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那里被人踩压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吗?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说我才不会和你是同一种人呢,奸商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对我说过啊!”

    俩个人说说笑笑的开着车到了某部门,敲开李祺的办公室,李祺正皱着眉头打电话,看见凌辰和陈子霖显出了吃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凌辰和陈子霖又退回到门口,等李祺打完电话才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又来干什么?货不是已经送回去了吗?”李祺不知道凌辰他们来干啥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来感谢你将货给我们送回去了,谢谢你!”陈子霖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,我给你拿了两条烟,来向你辞行了。”凌辰拿出了烟。

    李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愧疚“不是,我什么都没有做,你们不用感谢我,我还将你们的货收了!”

    “你心怀正义,明辨是非,只是身不由己而已,我们不怪你,相反还很感谢你,要不是你我们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李祺的脸一红,这些人其实很善良,而且很宽容,如果以后有机会他坚决不助纣为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