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其他小说 > 一婚成瘾:江少的蜜汁丑妻 > 正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 头疼的局面
    纪云川耐人寻味一笑,“嗯,和你所见略同。”

    刚子又出了一额头的汗,心里郁闷的想,人啊,怎么就那么喜欢做作死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……在医院的第五天,苏眉通过复检,办好了出院手续。

    离开之前,她被迫去见了左家父母。

    事情呢是这样的,黄婵娟一早就通知了她。只要她肯去,左家就会无罪释放刘国强。

    苏眉只能忍气吞声去赴约,未想,对方竟然约在奶茶店,正是左齐为她买下的那一家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好。”

    昔日的员工依旧,对着苏眉喊出这一声时,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随后就是尴尬和抵触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家奶茶店一定解散了,事实上也的确解散了,现在都是卷铺盖重来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叫,我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苏眉保持着自我的态度,昔日的美好都是假的,统统不值得回忆。

    “里面请。”员工不在乎她的态度,领她去往里面的包间。

    奶茶店的规模早早就扩大了,里面一花一草都是苏眉曾经,兴冲冲的带领着工人布置的。

    可是似乎不止,店里的陈设比之前竟然要精美了许多。

    莫非左齐,又顺手牵羊将这里送给了乔如颜,还是别的美女?

    想到这种可能,她嘴角扯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小眉,你又受了许多苦,你这傻孩子啊,妈出国前不是叮嘱你了吗?小齐有哪里不到位的,再欺负了你的,你就打国际电话给我们,我们不会置之不理的,你怎么就傻傻的自己承受着呢?”

    连若云今天是独自前来的,身边陪着刚子和下人。左远山忙碌,不能次次陪着见面。

    来之前自然先和左齐通过了气儿,连若云谈气话来也有信心许多,她温柔的望着苏眉,眼里的心疼是真切的。

    苏眉见左齐不在松了口气,从巷子逃生,两人就没见过面了。她今天忐忑了一路,也是,伤的那么重,起码养个把月。

    “有用吗?他听得进你们的话,我也就不会沦落到今天了。”

    苏眉谨慎的坐下来,像浑身立起刺的刺猬,带着很浓防备的敌意,“算了,没有什么好说的,左夫人,你怎么样才能放过刘国强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我把小雪还给你们?我可以答应,只要你们照顾好她,把她当做家里人看待。”

    她心中很苦,嘴上坚强的说出了这一番话,后半句她特别咬牙斟句,为的就是加深对方的责任感。

    来之前她就想了很多,回想自己的历程,参考南湘的经历,似乎自己一直缺少的就是果断和坚强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得是失,失是得,这是她在南湘身上学到最深刻的。如今,她想试着去试用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了小眉,小雪是你亲生的,我们也是过来人,怎么舍得把孩子从母亲的身边夺走呢?”

    连若云望着苏眉憔悴的面孔,身上裹绷带的伤口,不比看到左齐的伤受到的打击少,忍不住心痛的抹了抹泪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到底还想怎样?刘国强喝醉了才会去闹事的,老太太现在也没事了,你们就不能停止你们的脏手段吗?”

    苏眉愤恨的说出来,连若云尴尬难堪。

    刚子和躲在包间门后的左齐对视,他过去开口道,“苏小姐,你别这么激动。这次在巷子里多亏你救了少爷,才能坚持到少爷得救。我们也是知恩图报的,少爷他不会再伤害你了,要对付也只会对付刘国强。”

    他一急话多了,打打杀杀提刀的汉子,不是啥好口才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救他只是为了还那一刀而已,现在我们两清了,他以后再被人追杀也好,给人捅了也好,都和我苏眉没有关系!你们想要我带着小雪,或给你们左家都可以!但我会和刘国强生活在一起,我和左齐没有瓜葛,以前也是我瞎了眼,我现在清醒了。你们如果再用肮脏手段逼我,我上诉最高级的法院,你们左家厉害就将我的命拿去了!”

    苏眉更激动的站起来,她深恶痛绝的喊出立场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小眉,你真的多想了,我们一家人一场,怎么会闹到这个地步呢?妈妈是想啊,你没有生计了,这家奶茶店本来也是你一手创办的,我们对不起你那么多,起码要给你补偿,只是一家店的收入而已,你和小雪生活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连若云拿出一家主母的气派,好声好气的和苏眉安慰。

    她也头疼的极了,左齐早点不开窍,选在这种不可挽回的局面才想通了,老婆成为了前妻才想和好,哪个做父母的不头痛啊?

    苏眉的情绪略有好转,连若云的人品还是可以信得过的。

    刚子也忙说,“对对,孩子不抢了,是你的。只要你愿意,少爷他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不,我是说少爷他再也不欺负你了,他其实没有那么心肠狠的。这间店的地段好,可少爷一直没给租出去,江盛部分区域的下午茶可以承包到我们店里,你来这里做奶茶引导师,还可以带小小姐住这,奶茶店楼上一直留着你休息的房间呢。”

    这回,刚子说的溜嘴了,拼命给左齐说好话扭转。

    苏眉却再也不信了,摇摇头说,“不可能,我不要你们任何东西,那只会给我造成负担。我今天来赴约了,所以请你们说到做到,把刘国强放了。我和刘国强会生活在一起,他会把小雪视如己出的,只要你们别再暗算了。”

    连若云听的很揪心,可也看出了苏眉现在的状态,防备的很深。

    她也站起来,小心的问候,“该给的一定要给的,那别的要求不提了,我们以后能不能去看看小雪?就当是我们是正常的来看望,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苏眉勉强的点头,“可以,不过如果那个人要来的话,提前通知一声,我会避开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对左齐用那个人三个字,显出浓浓的厌恶和生分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尊重你的意见。有关你对那个人的恨意,我们做父母的不会当没发什么过,他的错我们都会如实惩处的。”

    连若云不敢多求,循序渐进,一字字注意苏眉的情绪。

    苏眉听了只说,“嗯,我要回家照顾女儿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就走出去,脚还有点瘸着。门外偷听的人捂着伤口,迅速闪现躲开,不留痕迹。

    “去扶着点。”连若云恢复了严肃神色,指使身边下人上前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,我没那么娇气。”

    刚子积极上前,又勾起苏眉的不好回忆,被无情的推开了。

    刚子站在那,想起先前虐待苏眉和刘国强的时候,有种深深被打脸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最打脸的当然不是他了,苏眉离开了之后,左齐就拧巴着脸出来。

    “蠢钝如驴,会不会说话的,就会给我抹黑!”他一把打在刚子头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