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其他小说 > 太古丹尊 >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找到帝棺
    三宗弟子结成一支队伍,宋长老与午长老在前,陆光、兑天长带两宗弟子在后,道门众人夹杂中间,仿佛押解囚犯一样。

    太岁山宋长老的手中托着一只罗盘,随着步伐前进,罗盘指针不停转动,时而指左,时而划右,似引导什么方向。

    那罗盘乃太岁山一件圣物,对宝物散发的灵气很明锐,顺着指针方向走,便能够准确找到宝藏。

    沿途之中,宋长老和午长老交流不断,午长老频频点头,两宗之间显然形成某种默契,至于所谈何事,并没有告诉秦浩和姒情。

    “帝棺应该就在前方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宋长老脸色兴奋开口,掌心罗盘闪烁强烈光晕,从附近感知出极盛的宝气。

    “姒情长老、李长老,劳烦两位带道门精英为我们引路吧。”

    午长老声音极冷,与宋长老默契向后退,一时间,道门弟子的位置拱在了最前方。

    “我们又不知道你们去哪里,为什么让我们带路?”

    姒猊抗议道,帝墓步步凶险,这是拿他们探路吗?

    “老实闭上嘴,我师尊如何吩咐,道门照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陆光命令道。

    姒猊心中压抑着怒火,太岁山和击空派勾结在一起,如此驱使他们,明目张胆的欺压道门。

    其他弟子也很气愤,可如今情势,他们完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说白了,怪道门弱。

    倘若宗门足够强盛,道祖在世的话,太岁山和击空派怎敢放肆?

    姒情脸色非常不好,双手攥紧,眉宇间蕴藏着一股杀念,仅仅一瞬,杀念便消失掉,无力松开了双掌。

    她明白,没有尽到责任,照顾弟子周,令后辈置于未知的危险,是她失职。

    “我来带路。”

    秦浩出声道,大步当先,一人而行,任凭前路阴暗噬人,愿做开辟阴暗的那道光。

    “初三长老。”

    许多弟子看着,内心颤动,李初三如此无惧无畏吗?

    他只是负责外门药园的炼丹师,不擅长战斗,仅仅玄圣修为,实际上,还不如许多弟子的修为。

    姒猊、时朗、伯明化,皆强过秦浩,乃至他亲手教导的两个徒儿,如今不比他弱多少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众人心慌之间,他却化身筑石,甘愿去填未知的陷坑,这风度与胆魄,令众弟子感动,也为此惭愧。

    想想以前,道门八年,谁真心敬重过他一个小炼丹师呢?

    唯有时东和尹青青跟个傻子一样陪在他左右。

    “以后部对李初三恭敬点,否侧,便是与我姒猊为敌。”

    姒猊目光扫视道门众弟子,只觉体内有血液在沸腾,这胆魄,他也不如。

    如果能活下来,如果可以安离开,或许,他应该向李初三道一句歉。

    “你得喊我师傅为长老。”

    时东步伐迈开,与尹青青紧紧跟向秦浩身后。

    师父虽然平日里总干些莫名其妙,令他们看不懂的事,偏偏那些看上去不靠谱的事,最终很有效果。

    时东和尹青青一直不明白,但有一点,他们绝对信任秦浩。

    队伍继续前行,有着秦浩在前壮胆,道门弟子尽管依旧心慌,但总算踏实些,至少遇见危险,李初三会第一个中招。

    姒情跟在秦浩身侧,两人并肩而行,对方都能做到如此奋不顾身,身为门主女儿,她不能让秦浩独自面对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落入太岁山和击空派弟子眼中,除了同情外,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,总不能让他们探路吧?

    顺着甬道持续深入,空气里的尸气越来越浓烈,帝穴像万年腐烂的尸场,弥漫的味道简直令人无法忍受,终于,随着太岁山宋长老引导,三宗人马来到甬道尽头。

    尽头之地,是一扇厚重石门,高达数十丈,巍峨壮观,透露着无尽荒凉与孤寂,仿佛链接着另外一个世界,内部有什么,谁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然而看到石门第一眼,每个人的心脏都狠狠揪起,门上布满了血淋淋的掌印,由外观看去,像是从里面拍击,印在了门上,整座巨门凹凸不平,显得分外恐怖和可怕。

    三宗弟子似出现幻觉,朦胧间,看到布满石门的血手印仿佛在流动,门内像有无数人在哀嚎,惨叫,挣扎,渴望能够逃脱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这座门,将所有人都给闭死,囚禁其中。

    “去打开它。”

    宋长老道,语气微微发抖,这扇们带给他一股强烈危机,但手中罗盘光芒大盛,清楚的告诉他,内部藏有至宝。

    “地方已经带到,这里一切与道门无关,你们想要宝藏,我们也不想,开门请自便。

    初三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姒情并没有按照宋长老说的做,她预感出来门后可能是帝柩,元帝的陵寝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任何人见到宝藏不去动心,姒情自然也想得到元帝遗物,但她更晓得生命可贵,不容弟子第二次面临险境。

    “由不得你们,打开。”

    午长老脸色阴郁无比,周身紫色元气闪烁,无情的双眼恐吓道门弟子,谁若敢后退半步,他绝不留手。

    “午长老,你今日所作所为,就不怕我父亲和两位叔伯杀上击空派吗?”

    姒情同样元气绽放,一头发丝张扬舞动,她不会再让步了。

    “道门三皇实力高强,午某自然心存敬畏,但有道皇镇守击空派,姒门主想要闯来拿我头颅,也不是件轻松的事。”

    午长老有恃无恐道。

    “姒情长老,不要让我等为难啊。”

    宋长老目光冰冷,太岁山队伍之中,除他之外,还有另一名长老在此,真打起来,姒情可是要一对三。

    至于道门李初三,战力有限,直接被宋长老忽略。

    “诸位如此逼人太甚,这笔账,我姒情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姒情目光扫过午长老三人,与之交手,她没有胜算,转身,包含愤怒的一掌印在血淋淋的石门上,元气轰泄而出,只听轰隆一声动摇,尘土落下,整座帝墓都在晃动,两扇石门缓缓开启。

    刹那间,窒息的冰冷气息,由门后疯狂涌出,卷着一阵刺耳的诡异尖叫声,众人感觉如坠万丈深渊地狱,禁不住打了哆嗦。

    “进去。”

    午长老更加激动,声音也更为颤抖,绝对是帝柩,帝棺一定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我先。”

    秦浩躯体之内,浩瀚帝力悄然运转,透过衣服,能够看到强盛的白金光泽流动,他当然不怕躺在帝棺里的家伙,而是为了防止身后的弟子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元帝,掌握道意规则,即便死,力量也非常可怕,不是弱小弟子能够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“初三小心。”

    姒情见秦浩迈入其中,赶紧跟了进去,道门弟子部跟上,无论里面有什么,他们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宗门长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