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其他小说 > 我真是大昏君 > 正文 第七十二章 家人团聚
    这货还没运到地方呢,已经是把本钱都赔进去了。小百姓又气又恨,把灯草搬到岸上,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让你收税,让你收税,货都烧没了,还收你娘*个头的税。

    看到了吧,这就是当时的大明朝。

    收商税,最吃亏受损的是小商小贩,豪商巨贾、士绅官商影响不大;开海禁,肥的是个人,国家也捞不到太多好处。

    而政策不管是善是恶,到了下面执行,总会变成对利益集团最有利,损失伤害则转嫁给了升斗小民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官僚体系,这样的痼疾制度,即便是穿越者,也会生出无力之感。接下来恐怕便是郁愤如狂,恨不得把官员、地主、士绅都切巴切巴剁了。

    “万岁——”王体乾的声音打断了少年皇帝的思索。。他眼睛一瞪,恨意都转到了王公公身上。

    王体乾吓得一激灵,赶忙跪倒,深深地叩下头去,颤声禀告道:“皇爷,是,是裕儿姑娘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朱由校愣了一下,吐出一口闷气,这个奴才还算机灵,没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旁边的张裕儿正给猫咪挠痒痒,闻声转过头,一脸的迷惑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胆小如鼠。”朱由校没好气地骂了一句,说道:“可是要领裕儿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是,皇爷。”王体乾战战兢兢地爬起来。

    朱由校脸色稍霁,摆手道:“裕儿,把桌上的点心拿上。 。随王公公去办点事。”

    张裕儿不明所以,还是站起身,施礼应道: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白娘娘懒懒地趴在那里,没有跟着去的意思,还抬了抬小爪爪,似乎在挥手告别。

    张裕儿被逗笑了,宠溺地握握小爪爪,端心盘,转身随着王体乾退出了殿门。

    “小白,过来呀!”朱由校伸手相招,白娘娘瞅了瞅他,没答理,更没挪窝。

    朱由校自失地笑了一下,借撸猫缓解心情也落空了,颇有些意兴阑珊,叹惜着说道:“连你也不听朕的话啦,更别说下面那些混账王八蛋了。”

    白娘娘闭上了黄金眼,另一只眼睛湛蓝湛蓝的。样样稀松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看着那九五至尊的少年皇帝。

    朱由校盯着瞅了一会儿,那如晴朗天空般纯净的猫眼似乎有安定心神的作用,他觉得心情平复了许多。

    转头望向殿外,朱由校喃喃地说道:“朕想知道广宁的情况,想知道下面臣子们谁忠心任事,谁贪污渎职,还想看看大明的沿海,从那里才能走向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“喵呜!”近在咫尺的猫叫让朱由校收回了目光,小白无声无息地跳到了他面前的书案上,两只异瞳闪亮,望着他晃着大脑袋。

    朱由校脸上露出微笑,伸手想摸摸那毛茸茸的大头。

    小白脑袋一晃,轻轻一跳便躲开了,转头瞪圆眼睛,冲着朱由校又发出“喵呜”一声。

    “等你变傻的,一定要吸个够。”朱由校翻了翻眼睛,心中发狠。…,

    张裕儿随着王体乾出了殿,疑惑地问道:“王公公,皇爷交代的什么差使呀?”

    王体乾嘿嘿一笑,说道:“裕儿姑娘先别急,到了地方,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对裕儿称姑娘,这是王体乾的重新认识,改过来有好些日子了。一开始张裕儿还有点别扭,后来也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当然,张裕儿也不傻。除了王体乾,乾清宫的宫人对她也都是很恭敬,她还不明白什么原因?

    随着王体乾出了乾清门,远处便是万历帝时被火烧毁而荒弃至今的三大殿。堂堂大帝国,有这片废墟,让人顿生暮气夕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出了乾清门,已经是外廷,门前守卫自是森严。王体乾身为掌印太监,侍卫自是不敢阻拦,客气地将他和张裕儿引到东侧的一间值班房内。

    值班房内有一对中年夫妇。。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一个十一二岁的臭小子,以及一个六七岁大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虽然这四人都穿着新衣,但看脸面手上的粗糙,以及局促不安的神情,便知道是穷苦人家,没见过什么世面。

    几个人已经等了半天,最小的那个女孩儿实在忍不住,偷偷地伸手去拿桌上摆的点心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中年妇女老实不客气地打了一巴掌,轻斥道:“别乱动,在家不是跟你说过嘛!”

    小丫头扁了嘴,低下头揉着被打痛的手背,强忍着眼泪不往下掉。

    王体乾和张裕儿一进来,几个人便马上站了起来,夫妇拉着儿女,忙着跪下行礼,口里叫着:“见过官爷。 。见过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王体乾笑得亲切,上前伸手挨个拉起。

    张裕儿也吃了一惊,可刚从外面进来,光线还未适应,她也没看清这几个的相貌。心中以为自己就是来送点心的差使,便把端着的点心盘随手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王体乾转头看了张裕儿一眼,笑道:“裕儿姑娘,你们一家团聚,杂家就不在这里碍眼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王体乾转身出去,带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一家团聚?张裕儿微蹙秀眉,门关上了才反应过来,瞪大眼睛打量面前的这几个人,目光最后聚在中年夫妇的脸上……

    王体乾站在门外,听到里面沉寂半晌,传出了哭叫声,不禁抿起嘴角,心道:皇爷对这个张裕儿是真没说的。样样稀松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竟派人把她的亲人找到,还接来见面,这得是多大的恩宠啊!

    杂家现在对张裕儿和她的亲人客气点,也算结个善缘。日后会不会发生变故,这又是谁能料到的事情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体乾叫过两个小黄门,让他们在这里等着,一会儿送张裕儿回乾清宫,自己先回去向皇爷复命了。

    狂喜、惊诧、激动、如在梦中……因为张裕儿完没有心理准备,她的心情也是乱七八糟的混杂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毕竟是血浓于水,十来年的时间,虽然模样了样子,却割舍不了亲情。

    母亲哭泣着、呼唤着,儿时的记忆如同开闸的水流,一下子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张裕儿感觉象有无数话要说,却又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,竟说不出口。只有眼泪在流,只有拥着母亲寻找那曾经有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