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其他小说 > 忘忧酒馆之不忘初心 > 正文 第十七章
    俩人在花园空地打的不可开交,若曦则在旁边呐喊助威。

    “小白加油!师傅加油!”

    只见白玲一个瞬影劈,白谦君顿时被打的后退不止。

    白玲趁白谦君后退的空隙,她再次瞬移过来,剑指白谦君胸膛。

    白谦君轻笑一声,“白姑娘,这次还是在下输了。”

    白玲收回手中的剑,微笑道:“白公子,你的实力超乎我的想象,落花玲水能被你运用至此,我真的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白姑娘过奖了,再怎么说这也是你自创的,小白只是受益者。”白谦君谦虚道。

    白玲心中纠结不已,她这么着急停止打斗,只是因为她想将白谦君真气的事告诉蓝麒天。

    白玲觉得。。白谦君姓白,身上又有洛氶王的真气气息,他一定跟洛国皇族有关系。

    但她转念一想,这个白谦君平时斯斯文文的,从哪里看都不像坏人,更没有洛氶王的傲慢,他这样的温柔男子,怎么会与洛氶王搭上关系呢。

    不过,人人都会隐藏自己,或许,这个白谦君是装出来的,白玲心想。

    她决定先不告诉蓝麒天,毕竟事情还未弄清楚,白玲决定先从白谦君的身世查起。

    “白公子,相爷和我说你的实力差不多是红光二阶,可是你拿上淑雪剑时,功力竟达到了红光五阶,我非常纳闷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白玲问道。

    若曦替白谦君回答道:“师傅。 。小白他也不知道,他身上的蓝光九阶的光芒已经持续了两年,内在的功力增长了,但外面就是没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曦儿说的对,”白谦君点了点头:“我也想弄明白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有没有人教过你武功?”白玲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的武功都是曦儿教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,以前没人教过的话,你的武功不可能会这么奇怪的呀。”白玲沉思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,小白七岁以前的事都不记得了,说不定那个时候真的有人教过他武功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白玲惊讶的说:“七岁以前的事都忘了?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嗯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”白谦君叹了口气,“什么都记不起来,就好像七岁以前的我是不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有这种事…”白玲低语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觉得这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?”若曦问道。

    白玲摇摇头,说:“曦儿,你爹是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爹他说是摔的、生病这些导致的。哼!我爹他对小白的事总是不闻不问,真是的!”若曦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怪你爹,你爹他有他忙的事。”白玲安慰道。

    她转而对白谦君说道:“白公子,你有没有去看过大夫?”

    “有,若曦给我找过好几个大夫,他们都说原因不太清楚,最大的可能是生病导致的失忆症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!一群庸医,看个失忆都看不准!”若曦撅着嘴不屑的说。…,

    白玲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咱们别说这个了,师傅你还教小白练武吗?”若曦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白公子你还想学吗?”

    白谦君拱手作揖道:“还请白姑娘多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人们过的开心快活时,时间总是流失的更快。

    若曦三人在花园练了四个时辰的武,三人都有些疲倦了。

    他们用过晚饭,白谦君正欲回房睡觉时,若曦与白玲在门口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曦儿,白姑娘,你们堵在门口干嘛?”白谦君心中有些慌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小白,”若曦凑到白谦君面前,双方脸庞相距不过几十厘米,这个距离,不是动手就是……

    还有一个。。坑白谦君!

    “今天是灯会,你忘了吗?”若曦嘻笑道,她知道白谦君不喜欢逛街,但她上街偏偏喜欢带着他。

    白谦君顿时脑袋犯晕,双脚假装踉跄了一下:“我练功过猛,想回房歇着,看看书…”

    若曦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眼看就要哭了,她低头语气一颤一颤的说道:“原来小白不喜欢和曦儿逛街,那以后曦儿一个人去好了,遇到了危险也没事,反正还有师傅在旁边。”

    “曦儿…我陪你去。”白谦君心中无奈,每次自己不从,若曦一定使出此招,但他每次都会上当,而且是不带怨言的上当。

    女孩的魅力啊~~~

    若曦脸蛋立马转换成笑脸,一把挽住白谦君的手臂。 。小手一挥:“看灯会去咯。”

    白谦君与白玲俩人不经意间对上一眼,俩人都展颜一笑,为若曦的贪玩摇头不语。

    三人与蓝麒天打了招呼,便直奔灯会而去。

    灯会上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灯会街上后,若曦还是那个若曦,调皮的很;白玲却不是平时温婉的白玲,她也恢复了女孩的纯真玩心,这里瞅瞅,那里看看。

    “小白你看,天上的那盏花灯好漂亮,上面还有两个牵手的小人呢。”若曦激动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马郎与绣女。”白谦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马郎与绣女是谁?”若曦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曦儿,你不是经常出府逛街市吗?怎么会不知道这两人?”白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傅~人家都是去衣裳店和饰品店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哪有时间这个呀。”

    白谦君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摇头干嘛!!是不是嫌弃本姑娘拉着你逛衣裳店。”若曦揪着白谦君的衣服,生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,我喜欢逛衣裳店,”白谦君脸蛋通红的说谎道,他感觉自己脸蛋有些发烫,接着说:“我喜欢和曦儿一起逛衣裳店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。”若曦鼻子轻轻喷出一气,用力拉紧白谦君的手臂,嘻笑道:“小白,快告诉我马郎和绣女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“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卖马的男子,大家都叫他马郎。有一天,马郎带着锄头牵着马儿准备去河里喂水,当他走到河塘时,看见一个美貌的仙女,仙女正被一群鳄鱼围着,眼看就要被吃了。”…,

    “马郎赶紧拎起锄头,跑到水潭旁,挥舞着锄头准备猛砸那些鳄鱼。仙女惊呆了,她一挥手,那些鳄鱼就下潜到了水里,马郎扑了空。”

    马郎焦急的询问仙女有没有受伤,仙女噗嗤一笑,自道姓名为绣女,然后散做青烟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若曦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绣女经常下凡来找他,绣女发现马郎心地善良,是个好人,俩人的交情渐渐变深。”

    “日久生情,后来,绣女喜欢上了马郎,她不顾天庭的反对,毅然决定与马郎在一起,并为马郎生下一儿一女的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庭把她俩怎么样了?”若曦焦急的问。

    白谦君笑了笑,接着说:“天庭允许了俩人在一起。。并且在孩子百日宴那天,很多天神还到场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天神还挺通情达理的嘛。”若曦笑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了,本来天庭是不允许她俩在一起的,但当时天庭和人界正闹矛盾,而绣女和马郎结为夫妇的事打破了人神不能在一起的旧思想,也解除了人与神的紧张关系。自那以后,人界和天庭就和睦相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人们在将他俩印在花灯上,放飞天空,意味着祈愿爱情与消灾解难。”白谦君解释道。

    若曦突然拽着白谦君往不远处卖灯的那里跑去,边跑边大喊:“快点,快点,我也要放这个灯。”

    三人买了三个马郎绣女灯。 。然后在白谦君的带领下,来到一处河水旁,准备将其放入水中。

    若曦不解的问:“小白,为什么不放飞到天上去?”

    “曦儿你有所不知,这种花灯放到水中存在的时间比放到天上持久三倍,也就是说,就算我们回家了,这三盏花灯依然不会灭。”白谦君微笑着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懂的多!”若曦夸赞道。她一手掀起裙边,侧着蹲下身子,将花灯放入水中,然后再站起身,一脸肃穆的看着花灯。

    若曦双手合十,看了白谦君一眼,然后闭上双眼,在心里许了一个美好的愿望。

    “曦儿,你许的什么愿?”白玲轻轻捏了一下若曦的手臂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揶揄着问。

    “师傅~干嘛问人家的愿望。”若曦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!”白玲故意将眼睛瞄向正在放灯的白谦君。

    若曦脸蛋羞红,垂着脑袋不说话。

    若曦走到白玲身旁,细声问道:“师傅,你有没有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就是…有没有?”若曦跺脚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白玲装傻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理师傅了。”若曦撅着嘴转过身去佯装生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!”白玲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师傅有没有想过找一个?”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个。曦儿,我们去看看你的那个谁怎么样了。”白玲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若曦心中一暖,白玲的一句“你的那个谁”可让若曦一顿开心了。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