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其他小说 > 忘忧酒馆之不忘初心 > 正文 第三十六章暴脾气
    山下,原先的娘炮扯掉了身上的衣服、胡子、头发,变成了一位拥有绝世容颜的美人。

    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面具,面带笑容地带上。

    这,这个美人原来就是蓝婉婧!

    蓝婉婧抬头看向山洞位置,微笑道:“纵使你们有红光功力,也抵挡不了本姑娘亲制的迷情散,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蓝婉婧得意的大笑着,“白谦君、白玲、蓝若曦,还有蓝麒天你这个老匹夫,本姑娘要让你们一生都有遗憾,哈哈哈!”

    蓝婉婧这招真是毒,为了报复蓝麒天,竟用这样的烂招对付他女儿。

    同时,她觉得,这招同样也玩弄了白谦君和白玲,毕竟,他们都是洛氶王的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。。蓝婉婧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蓝婉婧的这招,改变了太多太多的事……

    翌日,白谦君醒来,见白玲光着身子躺在自己身上,他心脏加速的难以控制,脸上红的滴血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昨天摸了白玲的手臂后,自己便身体发热,越看着白玲,身体越发热,而且,身体里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感觉…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…白谦君心想。

    他悄悄起身,然后将白玲的衣服盖在她身上,自己穿好衣服后便远远的躲到一边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白玲醒了,她的第一反应是看自己的身体,光的……

    白玲脸上顿时羞红一片,她环顾四周。 。在不远处看到了低着头的白谦君,白玲脸上再次一红。

    “白谦君,你走开!”白玲吼道。

    白谦君被突如其来的一吼吓到了,他赶忙低头面对着墙壁,柔声道:“白…白姑娘…你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我不说话你不准转过头来。”白玲继续吼道。

    白谦君“哦”了一身,随后乖乖的面壁。

    白玲等了一会儿,确定白谦君不会转头后,才迅速穿好衣服。

    衣服穿戴完毕后,俩人陷入了沉默,山洞顿时笼罩着一股沉默气氛。

    下方山路传来轮子的咕噜转动声,白玲抬头往下看去,原来是一群难民正在经过山路。

    “白谦君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该走了。”白玲催促道。

    白谦君缓缓转过身来,低头朝白玲走来,他在距离白玲几米处停下了。

    白玲看了看白谦君,严肃的说:“白谦君,今天的事你就当忘了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负责的。”白谦君突然抬起脑袋,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负什么责,我们什么都没发生,你要负什么责?”白玲吼道。

    白谦君张了张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俩人再次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最终,白谦君打破了沉默,“玲儿,你放心,我一定会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白玲惨笑一声,说:“你爱的是若曦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一正,接着说:“今天的事不准再提,不然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玲儿…”白谦君刚欲开口,白玲怒吼一声,打断了他的话:“不准再提了!”…,

    白谦君沉默了。

    白玲的心在滴血。她喜欢白谦君,她喜欢白谦君的温柔、斯文,她觉得这样的男人,值得托付终身,虽地位不高,但会幸福一辈子。

    对于白玲这种走惯了江湖的人来说,权利、金钱什么的远没有一个人品好的男人重要,白谦君恰恰是这种人,因此,白玲把他当成了梦想中的伴侣。

    不过她知道,白谦君喜欢的是若曦,白玲不愿和蓝相爷的孩子、自己的徒弟争男人,直到现在,她依然是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她只想当昨晚发生的事如一股青烟,悄然散去,不留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可是,有过肌肤之亲的关系又岂是说忘就能忘的。。特别是对于白玲这种对爱情执着的人来说,记忆只会越来越深,直至相思。

    目前,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提,免得俩人尴尬。

    “走吧,趁现在山下小路人不多,赶紧赶路。”白玲说着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白谦君伸了下手,然后又缩回,跟着白玲跃下了小路。

    到了小路后,俩人发现昨天的马不见了。这也难怪,现在都快中午了,小路的人越来越多,有偷马的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俩人只得一路走一路问人买马,但这些人都是逃难的人,就算人家有马,也是不愿卖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。 。俩人只得徒步赶路。

    在接近黄昏的时候,俩人终于走到了一间客栈,名“悦来客栈”,单独矗立于林中,方圆二百里再没有其他店了。

    俩人走进了客栈,里面早已人满为患,没有房间腾给他们住。

    白谦君见此,本欲就在客栈大厅过夜,但白玲认为赶路要紧。她出了五倍的价钱买了两匹马,钱是白谦君付的,俩人便骑马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晚很快就来了,俩人继续骑行了三四个时辰的路程,直到火把快灭了,白玲才决定找间破庙休息。

    白玲对这条小路很熟悉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毕竟是闯过江湖的人,地方建筑物还是记得很清的。

    在白玲的带领下,俩人进了一间破庙。

    进入庙门的那一刻,形势又严峻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庙里早已有人在那休息,当白谦君和白玲进去时,那些人腾的一声拔出手中剑,冲俩人连连叫嚣。

    白玲黑着脸走了进去,尖叫着让他们滚。

    那些人刚开始一脸懵,随后话也没说,踉跄着逃离了破庙。

    白谦君也被白玲的叫声吓了一跳,他悄悄看着白玲的黑脸,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“白谦君,今晚就在这睡吧。”白玲将原先那些人坐的稻草踢开,然后搬了一些别人没坐过稻草,重重的一扔,一屁股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