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其他小说 > 忘忧酒馆之不忘初心 > 正文 第四十章墨泉心法
    翌日,晨雾稀疏,当第一缕阳光穿透疏雾,投入白谦君房屋时,刚好落在他的臀部位置。

    昨晚,由于休息的太晚,白谦君睡得很死。

    睡梦中,他感觉臀部有些发热,遂迷迷糊糊地摸了摸。

    顿时心中一惊,有点烫!!!

    白谦君腾的一声坐起,慌忙穿好衣服并洗漱好,头发也没好好整理便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门口,一下人正在等待。

    “白公子,将军已在花园等候多时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就去。”白谦君说着便迈开大步朝昨晚约好的花园空地赶去。

    距离那里还有一段距离时,白谦君便听到白玲练功的娇呵声,“嘿!”“呀!”

    白谦君心中顿升暖意。。嘴角自然地露出一个弧度,并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等他到达花园空地时,蓝麒天对他招了招手,白谦君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相爷,不好意思…”

    蓝麒天抬起一手,示意白谦君不要说话,然后指了指他后面的墨泉剑,说:“把剑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谦君应了一声,随后从背后掏出墨泉,双手递交到蓝麒天手中。

    蓝麒天接过墨泉,打开剑柄,从里面抽出墨泉剑法,然后合上剑柄,将墨泉还给了白谦君。

    “时间已经不早了,老夫只能教你们半个时辰。”蓝麒天盯着白谦君说。

    白谦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脑袋,过了几秒,他悄悄抬头看向白玲。 。白玲正一脸温柔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墨泉心法,”蓝麒天接着看着俩人说道:“乃潜龙大陆至阴至迷心法,阴是至阴属性,迷是心法本身的神秘。”

    “女性修炼,事半功倍,男性则相反,”蓝麒天看着白谦君说:“玲儿她是女孩,修炼此心法最好。白公子,你虽是男儿身,但你身上的真气却属阴,因此,你最适合修炼此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”蓝麒天的语气突然变的严肃,“此心法虽威力巨大,并可让修炼者在短时间内提升至更高段位,但它重在后天修炼,且较痛苦。简单来说,后期巩固提升的功力过程将会非常痛苦。”

    蓝麒天定定的看着俩人,说:“你二人若要留下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那就必须练习墨泉心法,不然,战乱之中难保命。”

    白谦君与白玲默契地对视一眼,白谦君拱手道:“还请相爷多多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,白公子够爽快,玲儿也已答应了,那么,现在就开始吧。”蓝麒天有些欣慰的说。

    “老夫先跟你们讲讲何为墨泉心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武皇焱子创过一本秘籍,名为黑龙心法,载体为一卷轴,名黑龙卷轴,此心法已消失了十多年,很少有人知道它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相爷,在下有一事不知该问不该问!”白谦君打岔道。

    蓝麒天笑了笑,说:“白公子不是外人,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谢相爷,”白谦君拱手道,“在下本以为,三光便是武功修为的极致了,事实却不是这样。相爷,在下想请问,武功最高的修为是什么?”…,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蓝麒天大笑一声,“难得白公子对此感兴趣,老夫便与你简单一说。”

    蓝麒天双手背后,一副私塾老先生教书的模样,缓缓道来:“所谓三光,只是普通人能修炼到的最高境界。再往上,是武圣境界,老夫便是此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达到武圣境界的并不在少数,目前,公开的约有十人左右。”

    蓝麒天抬头仰天,脸上挂着向往的神情,“武圣之上便是武皇,达到此境界的只有一对夫妇,焱子与焱妃,黑龙心法是焱子所创,墨泉心法是焱妃所创。”

    蓝麒天接着轻叹一口气,说:“再往上是武神境界,达到这个境界的只有一人,百里素素,一个传奇但却留下遗憾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爹。。”白玲有些焦急的问,“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百里素素到达武神境界后,本可脱离凡胎升至神体,但她为了一个不能练武的男人,放弃了永生的机会。自废武功,与那个男人白头到老至死,传奇修为也随之消散…”

    “爹,您说的不对,”白玲有些不高兴了,“您应该说她度过了完美、幸福的一生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蓝麒天笑了笑,“玲儿你的看法是?”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愿意放弃永生,与一个男人厮守终生,这证明她俩的感情非常好。如果换做是女儿的话,有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,女儿也愿意为他放弃高修为、永生。”

    白玲眼光偷偷看了白谦君一眼。 。然后迅速转回,说:“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永生又有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手掌的“啪啪”声响起,蓝麒天微笑着摸了下白玲的脑袋,宠溺的说:“玲儿,你说的对,没有伊人相伴,长生有何意义!”

    “白公子,你的看法呢?”蓝麒天看着白谦君说道。

    “相爷,我与玲儿的看法一样。”

    白谦君确是如此所想,他与白玲一样,对打打杀杀的没有什么兴趣。他喜欢安静,有佳人陪伴即可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二人不亏是兄妹,看法都一样。这样也好,你二人共同学习墨泉心法,再互相切磋进步,想必进步必然神速。”蓝麒天语气欣慰的说。

    俩人对视一眼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随后又迅速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多了,其它关于墨泉心法的事以后再说吧,老夫先教你二人熟悉心法吧。”蓝麒天说着便摊开心法纸张,缓缓念来。

    他念一句,解释一句,半小时后,心法解释完毕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记住了没?”

    “相爷(爹),记住了(没记住。)”俩人同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白公子,你把老夫刚才说的话讲一遍吧。”蓝麒天说。

    白谦君按照蓝麒天的吩咐将心法、心法的解释一字不落的背了下来。

    蓝麒天脸色有些震惊,“白公子,你的记忆力真好,真是英雄出少年啊。”

    白谦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说“哪里,相爷过奖了。在下只是昨晚就将心法背了下来,所以今天才能背完心法解释。”…,

    “哎!”蓝麒天拍了拍白谦君肩头,说:“白公子莫要谦虚,曦儿曾与老夫讲过你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老夫以前没注意这事,是老夫的疏忽。”

    “谢相爷关心!”

    蓝麒天脸色突然有些不高兴了,“白公子,说过多少遍了,别把我当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白谦君恭敬的说。

    蓝麒天见白谦君如此反应,脸上依然挂着微笑,心里却叹了一口气,心想:这个白谦君还没打开心结啊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蓝麒天突然惊道:“白公子,你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,按理说,你的武功不该进步的这么慢。白公子,你是不是不喜欢练武?”

    白谦君没有说话,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,”蓝麒天微笑道:“等你练熟墨泉心法。。功力至少红光九阶,以你的奇材身体来说,或许还有到达武圣、武皇甚至武神境界的机会。这样的话,在江湖上行走也算有份保障了。”

    “相爷,在下不求武功修为厉害,只求自己喜欢、在乎的人平安健康。”

    “哎~”蓝麒天拍了拍白谦君肩膀,语重心长的说:“白公子,现在不是和平年代了,武功不高,怎么保护家人?”

    “不过,不追求武功修为的话,有红光九阶的功力即可,白公子,你要努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相爷说的对,在下定会努力。”白谦君一脸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蓝麒天欣慰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玲儿,你记的怎么样了?”蓝麒天温柔的问白玲。

    “爹。 。女儿只记住了心法的第一、二、三重。”白玲脸色有些羞红。

    “好,不亏是我蓝麒天的女儿,换作常人,能记住半重就已十分厉害了。”蓝麒天眯笑着眼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爹的夸奖。”白玲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二人先回去好好琢磨心法,主要是第一重。黄昏之后再到此地聚集,老夫将教你们墨泉心法第一重实战。”

    二人告辞了蓝麒天,各自回房了。

    白玲回房后将第一、二重心法琢磨的差不多后,便手撑着桌子发呆般的想白谦君…

    白谦君与她相反。

    回房后,白谦君将心法,以及蓝麒天说的九重心法解释部用笔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黄昏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他不吃不喝,一直在房里研究琢磨九重心法。

    若不是白玲过来叫他,他都不知道到了黄昏。

    时间就是这样,当你身心投入一件事时,它总是过的很快,好像白谦君琢磨心法。

    但事情也不是绝对的,白玲便是那样。她专心想念白谦君,但时间就好像停止了一般,迟迟不到黄昏。

    刚开始,这种想念很甜蜜,慢慢的,转变为烦躁。

    她想见到白谦君,她想看到他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越是想念,心中就越是烦躁。

    她索性躺到床上准备睡一觉,可是,她一闭眼,白谦君的样子就充斥在她脑海,挥也挥不掉。

    白玲是左等右等,终于,外面的天色暗了下来,她时辰也没看就冲白谦君住处跑去。

    到了他住处后,俩人又顿生尴尬…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