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其他小说 > 忘忧酒馆之不忘初心 > 正文 第四十六章一舞倾国
    妃颜阁大堂,造型特殊,尽显奢靡之感。

    大堂呈圆形,四周的墙壁均被红色与金色交织的条纹线包围。

    从门口往大堂走的话,可以看到两边的音乐台以及乐台后面的观众席,每一边约有十个坐席,供皇亲国戚所用。坐席后面则是一小块阶梯空地,那是留给富商站立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潜龙大陆,商人虽然有钱,但他们的地位很低,处于五个阶层中最低的地位,士兵农工商。

    士乃皇亲国戚、官员;兵则是士兵,潜龙大陆战争不断,少有和平的时候,因此兵是立国之根本。

    大堂中央有一水池,水池中央有一圆台,这个圆台便是妃颜阁最有名的地方。。它还有个仙气的名字—妃雪玉花台

    所有在妃颜阁表演的舞姬,都是在妃雪玉花台打出了名声,因此,它也是众多舞女们做梦都想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蓝麒天此刻正站在妃颜阁门口。

    他回府换了一身飘逸的衣裳,而后匆匆赶来这里。因为,他知道今天是裴盈盈演出的日子,这样的好事他从来都不会错过,更何况演出的是裴盈盈。

    蓝麒天抬头望着妃颜阁漂亮的牌名,嘴角慢慢浮现笑容,他背着双手踏进了里面。

    大堂早已人满为患,但很奇怪,除了呼吸声,几乎没有人讲话,但有两个穿着仆人衣服的一老一少正在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今天在这里演出的是什么人?居然来了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。”少年仆人说。

    “这你都不知道?今天你没上街吗?”老年仆人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 。我这两天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是刚来妃颜阁的吧?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起这位演出的人啊,那可就厉害了!”老年仆人笑了笑,接着说:“妃颜阁从月初就开始预订站位了,只有出价最高的前二十位,才有机会站在后面观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少年仆人惊呼道,“出钱买的还只有站位?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你不知道,这里的坐席是供身份高贵的人所有,不是贵族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就是大夫、将军。”

    老年仆人脸上露出向往的神情,说:“这些富商买站位的钱,够普通人家逍遥十几年呢!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!”少年仆人惊呼道,他接着天真的说:“要是我能坐到那里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老年仆人拍了一下他的脑袋,生气的说:“你是什么东西,居然敢跟大人们相提并论!”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少年仆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个玉石做的舞台真漂亮!”少年仆人说。

    “那个就是妃雪玉花台。”

    “妃雪玉花台,这名字真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我们妃颜阁的镇阁之宝。”老年仆人不无得意的说。

    “一个舞姬,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排场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老年仆人又给了少年仆人一个脑壳。…,

    “舞姬?裴盈盈独创的白雪舞是多少女子梦想能学到的舞蹈,也是多少大人们垂涎的舞蹈啊,潜龙大陆凡是学会了白雪舞的人,无一不是名誉八方的名人,你说她仅仅只是舞姬?”

    “叮~”随着古琴音乐的响起,大堂内的烛光瞬间熄灭,水池中的舞台上空泛起蓝色的微光,众人纷纷放下手中的酒杯抬头望向微光处。

    只见那妃雪玉花台三层阶梯纷纷亮出烛光,与上空的蓝色光芒交织相印,显的那么的优雅、纸醉金迷。

    水池中的水位渐渐降低,露出一群金色的尖尖物体后便停止降低了。

    只见那群金色物体缓缓升起,原来,那是个花苞。

    几秒后,花苞逐渐展开。。直至散,形成了八片花瓣的花朵,花瓣中央还有三竖蒲公英般的植物,花虽非真花,确有真花般妖艳。

    音乐停止。

    只见舞台上空飘下一美人,两根淡蓝色丝带从其背后往上飘起,在半空中摇曳不止,随着人儿的落下逐渐下降,最终停在离地一米处,随风飘摇。

    音乐响起。

    只见美人手持玉萧,奏起一首白雪曲。

    悠扬而又有些苍凉的乐曲回荡在妃颜阁大堂,使得众人尽心聆听,不敢多做他事。

    虽是十月金秋,但白帝城内突显雪花,飘过城中烛光时,显的有些凄凉。

    “雪~”

    真的下雪了,天气是如此的应景。

    不。 。并非是天气应景,只是白雪曲太苍凉,惹的老天都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圆形的条状粉布自妃雪玉花台上空而下,当它落到地面遮挡掉了美人时,萧声也停了。

    大堂一片寂静,人们睁大了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台中的红布。

    音乐响起,优雅而又带着些许激动。

    红布四散而去,台中美人再现。

    只见她脚踏高跟,左脚微微曲起,单脚优雅并稳稳地站立。下身修身的白色长裙随着微风微微飘动,身后的两条蓝色丝带一长一短的在空中飘摇,好一副怡人的美画!

    音乐骤变,清新而又温婉。

    美人睁开涂了浅粉色眼妆的凤眼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目带迷情的侧脸看着一方。

    那方的观众顿时不自觉的张开嘴巴,眼神竟变的空洞起来。

    不,那不是空洞,而是完沉迷于美人的眉目传情之中。

    音乐变的富有,又带着些许古风的柔情。

    水池下方的花瓣中央的蒲公英状植物突然下沉,在其中央留下一个空洞,没一会儿,洞内飘起一些桃花,随后越来越多,直至布满舞台。

    微风变大,桃花随风而起,舞台顿时遍布飞舞的桃花。

    只见裴盈盈在舞台上改变了姿势。此时,她如蛇形般微微曲着腰身,左手稍稍背后,右手垂至腿部位置。

    她慢慢抬起右手臂,至离腿部位置约半臂宽时,便停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音乐再次变的温婉。…,

    裴盈盈动了!

    双脚交叉跨步,双手一前一后做重心杆,而后高高跃起。落地后,她转而原地转圈八次,下身半蹲,顿时,那条修身长裙变成一个巨大的圆,衬托着裴盈盈曼妙的上身,多么优雅的一幅画面。

    只见她缓缓站直身子,突然向前奔跑几步,然后弯腰旋转了几圈,再挺直身子,一脚向后抬起,随后,转换另一脚抬起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的响声从门外响起,裴盈盈停止了舞蹈,观众们也纷纷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“是谁如此大胆,胆敢打扰朕的雅兴!”燕国天子不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门口突显一大轿,由六十四人抬着,正步伐整齐的朝妃颜阁走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竟然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!”原先的少年仆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嘘!别乱说话,看这架势,估计是太爷燕熊来了。”老年仆人心慌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燕熊是谁?”少年仆人一脸的天真。

    老年仆人给了少年仆人一脑壳。。说:“太爷燕熊你都不认识,他是皇上的亲舅舅,他才是燕国最有权力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少年简直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大轿缓缓进入妃颜阁,最终,轿子停在离妃雪玉花台五米处,轿中传出声音,“皇上,您不去处理朝中事物,到这风花雪月场所,未免有些不妥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爷说的是,朕马上便回去。”皇上畏畏缩缩的说道。

    皇上当然怕燕熊了,虽然他是皇上,有心将燕国发展起来,但这中间有燕熊拦着,他什么事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燕熊的势力遍布朝中上下,就连太后,皇后、丞相,部都臣服于他了。

    不止是皇上,满朝文武没有几个不怕他燕熊的。 。事实上,他掌握着燕国百姓的性命,他要谁死,谁不得不死。

    “还请皇上保重龙体,后宫佳丽八千已够您操劳,就不要节外生枝了。”燕熊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太爷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送皇上回宫。”燕熊语气继续平淡的说。

    随后,皇帝匆匆出了妃颜阁。

    燕熊打了个响指,顿时,身边多了十多位高手,他语气有些不善的说:“妃颜阁自开立之初至今,便是风月场所之地,尔等消遣也是常理之中,不过…”

    燕熊的语气开始变的冰冷,“皇上乃一国之君,竟也被勾引至此,这分明是将我皇族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他转而对裴盈盈淡淡的说道:“盈盈姑娘,外人都说你是皇上所请才来此地的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老夫认为,事实并非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爷,我与皇上乃萍水之交,来到此地是皇上与小女子的一个朋友间的约定而已,没有其他。”裴盈盈不卑不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约定!”燕熊笑了笑,接着语气冰冷的说:“一个约定就能让堂堂天子屈膝至此,盈盈姑娘好大的面子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爷所言不妥,妃颜阁并非风月场所,皇上也有他的自由…”

    “盈盈姑娘的意思是…老夫限制了皇上的自由?”

    大堂的气氛瞬间变的压抑,每个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声,生怕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从未有此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盈盈姑娘不必多言,你与皇上的这些事老夫可以不计较。听说,你是天下跳舞跳的最好的舞姬,不知,盈盈姑娘肯不肯赏脸到寒府献舞一场?”燕熊背靠轿壁,语气懒散的说道。

    大堂沉默了几十秒。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