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其他小说 > 忘忧酒馆之不忘初心 > 正文 第七十四章各自安好
    由于燕国与洛国距离的关系,裴盈盈出嫁后的第四天,蓝麒天才知道了此事。

    知道的那一瞬间,他整个人愣在原地,脑中一片空白,像一座死山,没有了任何生气。

    强烈的愤怒感涌上心头,他想起白展方的可恶,他发誓,不杀白展方誓不为人!

    同时,痛苦与无助也占据他身心。裴盈盈成了别人的女人,这已经成为了现实,他恨自己,恨自己弄丢了最心爱的女人,恨自己的无能,明明去了白府却未能带回她。

    他要去洛国,他要去把裴盈盈带回来,他相信,裴盈盈一定是被逼无奈才嫁于白展方的。

    出发前,他去找了颜妍。

    前天。。颜妍终于答应了他的请求,不再做舞姬。她搬到了将军府,住进了蓝麒天对面的房间。

    颜妍也知道了裴盈盈出嫁的事,她很早就知道了,不过,这是她的秘密…

    见蓝麒天带了武器来找她,颜妍便知道,一定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麒天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盈盈嫁给了白展方。”蓝麒天阴沉着脸,说话的语气听起来很奇怪,压抑的愤怒使他的语气都变的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颜妍后退两步,右手捂着小嘴,眼珠不停地颤抖,“麒天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蓝麒天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颜妍说着说着声音带上了抽噎。 。两行清泪顺着脸颊而落,“麒天,对不起…”

    蓝麒天见颜妍这个模样,他顿时就慌了。

    他赶忙向前挽住颜妍的手臂,安慰道:“妍儿,不要哭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~我知道,我只是为你难过,呜呜…”颜妍由抽噎变为小声哭泣,她时不时抬头擦去脸庞的泪水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当真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妍儿,没事的。”蓝麒天将颜妍拥入怀中,他想不到,颜妍的反应会如此激烈。

    往常他有什么不开心的事,每次去颜妍倾诉时,颜妍总是陪着他,用温柔真诚的声音缓解他的难受。

    有时候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蓝麒天觉得眼前的女子将会陪伴他一生,但,他心中却自然的将俩人之间的微妙感情归纳为兄妹感情。

    可能这与喜欢他的女人多有关系,毕竟,在他身边,像颜妍这种才华不佳、相貌淑女但并非倾城容颜的女子实在太多了。颜妍最大的优点是她的淑女与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也怪以前的蓝麒天太混账,直到裴盈盈出事后,他才开始正视颜妍。

    “你有事,你脸上的落寞、难过已经告诉我了。”颜妍躲在他怀里,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~我决定去找盈盈,把她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颜妍轻轻推开蓝麒天,双手将脸上的泪水擦干,担忧的看着他说:“麒天,你不要去洛国,那里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”蓝麒天摸了摸颜妍脑袋,安慰她说:“不用为我担心。”…,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颜妍轻咬嘴唇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妍儿,有话就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妍儿觉得,没有必要再去找盈盈姑娘了…”颜妍低着头,小心翼翼的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蓝麒天猛然拉住颜妍的手臂,焦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”颜妍痛叫一声,眼泪又汪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蓝麒天目光转至颜妍手臂,才知道自己刚才太用力,直接将她手臂都握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~我不是故意的…”蓝麒天手足无措道,他意图拉过颜妍的手臂,颜妍退了两步,躲闪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麒天…我是女人,如果我决定嫁给一个人,那么娶我的人一定是我认可的人。”颜妍说。

    “妍儿。。咱们不说这个了,你的手给我看看。”说着,蓝麒天向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颜妍又往后退了几步,接着抽泣道:“妍儿不希望你难过,妍儿也不希望你去洛国,妍儿知道,你去了也带不回盈盈姑娘,且不说盈盈姑娘不会跟你回来,就算她肯,白展方也不可能会将他娘子拱手送人。”

    “妍儿,我们不说了,不说了。”蓝麒天温柔道。

    “麒天,妍儿只是想告诉你,一个女人嫁了人,她身心就变了,不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她是被逼的。”蓝麒天有些生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白展方喜欢盈盈姑娘,他曾经追求盈盈姑娘长达数月,试问,以他的权力地位,他有必要这么做吗?他完可以强娶盈盈姑娘。 。为什么要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蓝麒天脸色变的惊讶,“妍儿,你怎么知道此事?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一年前我去洛国皇宫待了半年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白展方正在追求盈盈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盈盈喜欢的是他,她不可能和我在一起,也不可能被白展方那个小畜生派刺客绑走。”蓝麒天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盈盈姑娘是被强迫的,或许她心里也有白展方。如果没有,她会像以前一样,任白展方追求数月,而非二十多天便出嫁。”

    “麒天,盈盈姑娘已经成了别人的女人了,她不再是以前的裴盈盈了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我不想听。”蓝麒天突然怒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”颜妍的抽泣声又响起,她捂着小嘴,推开近处的蓝麒天,往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不想你去送死,不想你伤心。”

    颜妍抛下这句话,便哭着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留下蓝麒天一人,呆愣愣站在原地,心中满是苦涩。

    他麻木地走到凳子旁,一屁股坐下,双眼无神地看着眼前的地板。

    良久…

    他的眼神变的慌张,他开始跑到门外,寻找颜妍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在一处池塘旁找到了蹲在那里发愣的颜妍。

    她双手抱着膝盖,双眼直视着池塘里的金鱼,脸颊上还残留了两道泪痕。

    蓝麒天悄悄走到她背后,双手放到她肩头,“对不起,我…”…,

    “麒天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你看池塘里的那对金鱼。”颜妍柔声道。

    蓝麒天看向池中金鱼,只见有一对金鱼相携游动,看起来似乎是一对恩爱的夫妻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突然,一群金鱼冲了过来,等鱼群散去,那对金鱼消失了。它们分散开来,各自觅食,仿佛刚才的相邀只是碰巧。

    然而,没过一会儿,这对金鱼又游到了一起,重新相携游动。

    蓝麒天心中起了一些波澜,或许,他与裴盈盈就像这对金鱼的上半生,在一起,又被鱼群冲散了。可是,下半生却与之相反,另一只鱼没有等他,而是和另一只鱼组成队伍,悠然离去。

    “妍儿,回房吧,这里凉。”

    “麒天,你想去洛国的话,请你带上我,我能帮上忙。”颜妍抬起脑袋,楚楚可怜的看着他说。

    “不去了,她已是别人的妻子。。不去了。”蓝麒天苦涩一笑,心中充满了难言的苦痛。

    颜妍站起身子,走到蓝麒天面前,温柔的看着他,随后,她扑入了蓝麒天怀中。

    蓝麒天双手置在半空,不知该不该放下。听着怀中之人的均匀呼吸,他最终将手放下,紧紧抱紧怀中人。

    暖春、炎夏、凉秋、寒冬,四季轮回,重复又重复。如同生命,每日重复又重复。

    生活大部分是平淡,人们大部分是在平淡中度过。

    重复、平淡的日子总是过的飞快。

    白府新添了一位新成员,取名为“白谦君”。

    名字是他娘取得,他娘跟他爹提了这个请求,他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自从裴盈盈嫁给白展方后,白展方没有违背诺言,他果然对裴盈盈千依百顺,甚至达到了端茶倒水的地步。

    要知道。 。这是的世界,女人只是陪衬,白展方为裴盈盈所做的事完超越了当时人们的思想平等程度。

    他学着亲自为裴盈盈做饭菜,为她洗脚,为她付出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孩子出生后,他没有请奶娘,而是与裴盈盈俩人一起带孩子。

    白府的下人们经常能看到这样的一幕:殿下没带好孩子,被夫人怒骂,殿下点头哈腰,替夫人捶背揉肩…

    没有一个下人不羡慕裴盈盈的,他们都说裴盈盈祖上积德,才遇到了白展方。

    孩子半岁那年,白展方登基为洛国皇帝,名洛氶王,裴盈盈为皇后。

    洛氶王将后宫改成了兵器阁,他一生只爱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没有妃子、没有外遇。

    就在白谦君两岁时,蓝麒天与颜妍的孩子也出生了,名为“蓝若曦”。

    这几年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燕国与洛国好像互相串通好了一样,没有发生过一场大的战争,有也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。

    俩个仇人似乎因为孩子的降生,握手言和了。

    裴盈盈不再活在痛苦之中,她接受了白展方的爱,她爱上了白展方,慢慢忘掉了她与蓝麒天的曾经。

    白展方对她的好让她极为感动,有时候,她甚至会出现一种感觉,当初的逼迫成就了现在的幸福。

    还有白展方对白谦君的爱,他是一个合格的父亲。

    蓝麒天失去了裴盈盈,却得到了柔情似水的颜妍,她的温柔驱散了蓝麒天的情伤,女儿若曦的降生更是让他忘记了那折断的爱情。

    俩个幸福的家庭,本来可以一直幸福快乐生活下去。然而,一场因土地产生的小战争,牵扯到了一个家庭的血缘关系,一场关于血缘关系的战争,造成了四十多万人的死亡,也造成了两个家庭的幸福破灭。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