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其他小说 > 忘忧酒馆之不忘初心 > 正文 第九十一章回白帝城
    既然做了决定,那么就不该犹犹豫豫不实行。

    蓝麒天使出一计“焱风诀”,蚩皇顿时闪避开来。蓝麒天趁此空隙运用真气冲匡城四周大吼一声:“撤退!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魔军兴奋的吼声顿时响彻云霄,人类撤兵的消息令他们士气大增,本来某些陷入胶着状态的战场,一下子被魔军夺得了优势。

    幸好人类战士大都是进退皆稳的好战士,就算撤兵,也能从容应对。

    听到蓝麒天的命令,功力高的战士们立刻聚集起来,联手形成一道真气屏障,保护后面战士们的有序撤退。

    大部分战士在这种保护下可以有效的撤退,但还是会有一些缺口被突破,那些被突破的缺口则由那些功力高的战士们拖着。。直到员撤退到安地,他们才散去。

    只是,再散去时大部分人已战死在保卫大军撤退的岗位上。

    大军的撤退速度很快,只消半小时的时间,人群就潮水般退出了匡城,前往白帝城而去。

    匡城内外留下了无数的尸体、腥味布满了整座城池,几乎每一寸土地上都有数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,经过一场战争的摧残后,彻底变成了废城。

    蚩皇命令手下埋葬了二十多万的魔族士兵,但还剩余四十多万的人类士兵,蚩皇与其属下三大将军及一些妖师转变了一些人类尸体,但离处理好剩余尸体还远的很。

    他们不能过份浪费真气转换尸体。 。最终,转换了五万人类尸体后,其余的部就地搁置。不掩埋,不烧毁,任其曝尸大地。

    魔军只在匡城待了一天时间做休整,随后,继续出发前往下一站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匡城成了死城,弥漫着血腥味与尸臭味的死城。

    蓝麒天带着大军一路赶至白帝城。他经过一路上的四个城池,但他没有停下脚步,只是派了一些人帮助那里的居民撤退。

    四个小城池总人数约六十万,除掉已经逃命了的人,还剩二十万,蓝麒天告诉士兵,带着这些百姓去汉铎国避难,燕国不能再待了。

    百姓们离开世代居住地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前往汉铎国时,一路上都是哭泣声。这是他们生活了几代,甚至十几代的故乡,现在,却要眼睁睁看着别人将其破坏、践踏,那种恨,那种无奈的愤怒怎能用言语形容。

    愤怒之外还有无奈的情绪,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离开故乡去别处生活的。那些不愿离开的人,他们说自己生是此城人,死是此城鬼,就算是死,也誓不离开一步。

    蓝麒天知道了此事,他很理解那些人心中的执念,他派人去说通他们,但他们在蓝麒天意料之中——十分坚决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他只得将所有士兵撤出那些城池,保护其余人员去汉铎国避难。

    蓝麒天用三天时间赶回了白帝城,大军一到白帝城时,蓝麒天便着手布置防御,将白帝城城墙周围弄了里三层,外三层的坚固人事防御。…,

    蓝麒天到达白帝城的两天后,魔军也到了,他们驻扎在了距白帝城二十里的康古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三天了,魔军没有一点动静,又像曾经的匡城那样,重归了平静。

    匡城撤军那一日,白玲与白谦君见到了蓝麒天。蓝麒天叫俩人走,俩人执意不离开,无奈之下,蓝麒天留下了二人,协助他处理撤军。

    白谦君虽未行军打仗过,但却有指挥军队的天赋,在他的帮助下,大军撤退速度快了不少,这让蓝麒天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到达白帝城后,蓝麒天再次催促他二人离开,但他二人这次铁了心要留下帮忙。

    二人第一次违抗了蓝麒天的命令。

    最终,蓝麒天妥协了,他委派白谦君为军尉。。负责统领五万燕国士兵。

    白玲则待在相府,有需要再找她。

    这让白玲很不高兴。白谦君当了军尉,可以名正言顺帮忙,她却只能待在家中,什么忙也帮不了。这让白玲感觉自己被无视了。

    她去找蓝麒天评理,蓝麒天一句话就塞住了她的抗议:“开战了爹自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白玲以为蓝麒天的意思是开战了就让她帮忙,因此,她心里平衡了,觉得自己也并不是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白谦君做了军尉后,经常要去蓝麒天那里学习带兵打仗的知识,也经常会去军营视察军情。

    说是统领五万人,实则关心体将士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在军营忙到忘记回相符吃饭。 。白玲就会做好五个白谦君喜欢吃的菜,然后装进多层饭盒,带到军营去给白谦君。

    将士们大多认识白玲,也知道军中有个红光九阶高手做了军尉。每次白玲遇到那些人时,他们总会调侃:“又去给夫君送饭呐,嘿嘿!”

    白玲嘴上说着:“别乱说,我们不是那关系。”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这也导致白谦君有个疑问,每次白玲到他营中帐篷的时候,她总是脸色通红,好像出嫁的女儿般害羞。

    白谦君问了她几次,她都没说明原因。

    这种事,怎么让人家说明…

    事情一传十,十传百,慢慢的传到了白谦君耳中,他这才知道大家把白玲当成了他妻子。

    有一天白玲送饭菜过来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他与白玲就此事进行了争吵。

    “玲儿,下次不用麻烦你送饭菜来了,我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是我做的不好吃吗?”白玲有些难过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大家都那样说,我怕~让你误会。”白谦君支支吾吾的说。

    “怎样说?误会什么?”白玲问。

    “说…”

    “说我们是夫妻对吧。”白玲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白谦君的眼神躲闪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在意别人怎么说?我们过的开心不就好了吗?”白玲不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是兄妹,我们不能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”白玲冲白谦君大吼一声,“我们没有任何相像之处,我不信我们是兄妹。”…,

    “可是,这是事实!”白谦君说。

    白玲提着饭盒和水壶,哭着跑到白谦君身边,她放下饭盒,猛然掀开盖子,拿出一只白碗,然后抹了一下眼泪。

    随后提起水壶将水倒入碗中。她从白谦君身边夺过墨泉剑,又抹了一把眼泪,准备割手指。白谦君赶紧握住白玲拿剑的手臂,另一只手牵住她的手,眼眶通红的说:“玲儿你干嘛,为什么要自残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要证明给你看。。我们不是兄妹!”白玲挣扎着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可再怎么证明我们也是兄妹,就让它留点疑念,让我们留点念想好不好!”白谦君流下了两行泪水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剑落地的响声猛然冲进白玲耳内,白玲呆呆地看着白谦君,不可置信的问道:“你刚才说…留点念想!”

    白谦君没有说话。 。任由泪水滑落。

    白玲抽回双手,随后抬手去擦白谦君脸庞上的泪水。白谦君捉住了白玲的手,另一手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随后,他深吸一口气,再慢慢呼出,微笑着说:“好饿,做了什么好菜,我看看!”

    白玲愣了一下,随后胡乱地用袖子擦了一下脸颊上的泪水,再手忙脚乱打开饭盒。顿时。一首简诗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浓浓的菜香味飘散而出。

    “好香,玲儿的手艺越来越好了。”白谦君笑着从饭盒里端出饭菜,还不忘夸赞白玲一句。

    白玲轻轻笑了笑,语气极尽温柔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白谦君将饭菜端到桌前,并将两双碗筷准备好,随后招呼白玲吃饭。

    这还是俩人第一次吃饭不说话,俩人都约定好了似的埋头吃饭。帐篷内偶尔响起一声“好吃”,然后紧随一声“多吃点”,随后就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