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都市小说 > 富豪公敌 >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倾国倾城丹
    司徒海洋不是冒傻气的人,眼看赵青山有忙不完的事情,一会儿陪大客户抽奖一会儿又要接客。

    然后又终于有点老板的觉悟,查看会员和销售数据。

    所以司徒海洋,跟着店里的员工一起点了外卖吃,而原本赵青山是喊他一起吃饭的。

    “没我的?”赵青山走进休息室,语气中竟然带着点委屈。

    忙的时候不觉得,一停下来闻着了菜香味,肚子就立马造反了。

    每天一颗健体丹,消耗的不只是汗水,食量也是暴增。

    “赵总,我们正说着公司能不能三年之内上市呢,您好意思跟着我们一起吃外卖?”司徒海洋咽下一口饭,心情一好就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司徒海洋就改变了对赵青山的称呼,在没有公司职员的情况下也许无所谓。

    既然还有其他人在,那还是正规一点好。

    这是环境使然。

    几名珠宝顾问和公司员工,也连声说着“赵总好”。

    “各位都辛苦了,海洋,恐怕你想当上市公司董事的愿望得落空了,公司不会大规模融资更不会上市,你们好好吃饭吧,不着急,晚餐和夜宵的标准提高一些,开业活动结束后,再要叶总监叶店长请你们吃大餐。”

    赵青山笑着说道,休息室七八个人狼吞虎咽着,估计都饿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瞧着挺文雅的几名珠宝顾问,这会儿夹菜的频率也不低,嘴上的油更是不少。

    说完赵青山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心思细一些的,则马上意识到,这位司徒店长貌似和赵总很熟?

    不管是公司职员还是店铺员工,都把赵青山当成是一个传说,一个接着一个潜移默化的影响着。

    谁家开个珠宝店舍得投资好几个亿啊?

    几个亿砸下去,老板却神龙见首不见尾。

    虽然今天露面才知晓这位赵总不是高傲冷漠的总裁范,但终究级别太高,财富值太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所以谁也不敢冒然去套近乎。

    但司徒店长不一样啊,连日来都在店铺里帮忙,什么事都做,早就和其他人打成一片了。

    按照刚才赵总话里头的意思,司徒店长不但和赵总是旧识而且有公司的股份?

    一时间,眼热的不止一两个。

    陈莎用那双漂亮的双眼,记录下了这个场面。

    第一波抽奖结束,接待区和销售展区再一次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当然,用在这里不是贬义词,哪家店还嫌弃客户多啊,饭容易吃饱,钱是赚不够的。

    司徒海洋等人都是几分钟解决掉中餐,该擦嘴的擦嘴该补妆的补妆,然后迅速投入战场。

    另一边,赵青山孤零零的前往广场四楼解决午餐。

    如今两菜一汤是标准,分量还不能太少,否则下不了四五碗饭。

    “赵总的眼光很长远啊。”

    正吃着呢,一道阴魂不散的声音传入耳中,人也在赵青山旁边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野蛮前行罢了。”

    赵青山埋头说道,吃个饭都不安宁,看在她是铂金会员的份上,才没有赶人。

    “太谦虚了吧,我们这群人可都觉得赵总大气有魄力,敢想敢拼,我仔细想了想,赵总在生意场的那些小细节,才是真正可敬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张萍萍一脸诚挚的说着。

    所谓“我们这群人”,大概是指今天被徐宗阳拉来捧场的那一帮人。

    “有完没完?我跟你很熟吗?吃着饭呢,别这么恶心人。”这一记马屁,让赵青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见过太多顶尖的服装珠宝化妆品品牌,从一路高歌到自取灭亡,往往只是一个决策的失误,就像去年达到百亿市值的谷维,好不容易建立的品牌形象,结果因为盲目扩张又跟不上当季潮流,导致库存太多而不得不打折促销,最终让品牌形象毁于一旦。而赵总就不同了,直接拿钱砸,品牌形象也好品牌价值也罢,分分钟就拿钱砸出来了,有钱就是了不起哈。”

    张萍萍自顾自继续说着,故意跟赵青山作对似的,不愿意听那她就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“说正事。”赵青山不厌其烦道。

    这三个字,事实上等于他松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张萍萍三番五次的主动接触,肯定是有事情要谈的,但他一直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谓机会不是你说出来就可以了,而是得看他赵青山听不听进,愿不愿意谈。

    很显然,张萍萍理解这三个字的意思,当即脸上就露出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“千年古酒是你的货吧?”张萍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和老徐抢生意?”赵青山问道,并没有否认,然后继续填着肚子。

    其实张萍萍直愣愣的甩出这个问题,是很没有技术含量的,没给赵青山婉转回旋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她运气好,赵青山还真就喜欢这种直来直往。

    我可以给你想要的答案,也不怕得罪你,就是要睁着眼睛说瞎话,因为我赵青山本就和你没多少交情。

    千年古酒是否经过他赵青山这条渠道,是不是源头,徐宗阳那边透漏与否其实不重要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事情藏不住,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,总会有人想要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甚至于,有些信息主动散布出去要比自欺欺人的藏着安全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虎口夺食,谁不知道老徐的生意,他不点头别人就没有插手的份。”

    张萍萍摇头道,确实有人不怀好意的怂恿过她,以徐宗阳作为突破口找出货源,然后视情况决定要不要玩一把大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那么做,不仅仅是要得罪徐宗阳,可能会有人因此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张萍萍可不想被人当炮灰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货主是谁,而且不单单只有千年古酒。

    面对张萍萍的回答,赵青山不做任何评价,虽然和徐宗阳认识没多久,但是徐宗阳是什么样的人,他比徐宗阳圈子里那些人更为了解。

    “我要倾国倾城丹的销售权,我的主业是公关公司,但是我也有自己的美容连锁机构和化妆品品牌,而且都是走的高端路线,在终端销售的渠道上,我有绝对的优势,价格方案我们可以慢慢谈。”

    张萍萍说完,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赵青山。

    徐宗阳手上销售的千年古酒,让张萍萍看到了奇迹,一小瓶酒为什么让那么多男人趋之若鹜?

    一百多万一瓶啊,身家上亿也得掂量掂量自己能不能享受的起吧?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就是,千年古酒本身就是一种奇迹,能让家境殷实雄风不再的男人愿意一掷千金。

    那么一小瓶酒为什么是奇迹呢?

    张萍萍所能找到的唯一答案是:灵气。

    她相信灵气能赋予物品神奇的能力。

    所以一听到赵青山说起倾国倾城丹,她就如饥似渴!

    千年古酒她不好插足,倾国倾城丹她一定要拿到手!

    “你知道倾国倾城丹是什么东西吗?就这么急急忙忙的要销售权。”赵青山奚落道。

    “它不是含有灵气的内服保健养颜产品吗?”说实话,被赵青山这么一说,张萍萍都有点不自信了。

    “不得不说,你的嗅觉很灵敏,我们研制的倾国倾城丹是灵气复苏后的产物,但它是否含有我们所理解的灵气,谁都不敢保证,灵气复苏也要讲究科学依据不是吗?而在目前阶段,权威的论证是灵气无法存储。

    所以你肯定比我更清楚,目前阶段国家不允许任何物品中出现‘灵气’这两个字的,市面上那些杂七杂八的药品保健品化妆品,都是借着灵气复苏招摇撞骗的,什么灵气护肝丸啊灵气保胃丹啊,在一滩浑水中,自证清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。”

    赵青山不能把话说的太满,倾国倾城丹的成份是未知的,并没有拿到相关机构去做过鉴定,也不可能鉴定出来。

    但赵青山对它的定位,确实是保健养颜,也只有这样的产品定位,才有办法在部分渠道进行销售。

    “这并不是问题,横行数十年的保健品有什么效果吗?哪怕是顶尖品牌的当家保健品,照样是骗人的,加点维生素氨基酸,就能卖出天价,只要没有副作用就算是良心产品了,永远都有人为各种各样保健品慷慨解囊。我只要确定一点,倾国倾城丹的效果如何?”

    张萍萍很是不以为然,对于她来说,只要产品是有效果的,就不怕赚不到钱。

    “前所未有,我既然说它是保健养颜,那它肯定具备保健效果和养颜效果,既能使人精神愉悦也能减肥排毒祛斑。”

    赵青山回想了一下倾国倾城丹的说明,简洁道。

    当然,倾国倾城丹高达8克黄金的单价,是牢牢记在心理的,这样的价格普通女性享用不起。

    “暂停讨论,晚餐我请你,到时候再谈。”

    张萍萍正兴奋着,赵青山却突然终结了谈话,甩了甩手,一点也不绅士的示意张萍萍离开。

    她疑惑的转身看了一眼,怀疑赵青山是不是看到熟人了,可是赵青山却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的迹象啊,像个饿死鬼一样,又埋头扒饭去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张萍萍被扫了面子,而且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可是,作为一个事业心极其强烈的资深公关,如果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,那她也没资格和赵青山谈生意了。

    “赵总说笑了,一定要我请。”张萍萍强颜欢笑道,优雅的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一转身满脸冰霜。

    姓赵的!

    今天你视我如草芥,总有一天会让你沦为我的裙下之臣,趴着给我舔脚趾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