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修真小说 >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 > 正文 121红伞之主竟然叫容徽主人
    谁能想到,修仙界最怕鬼的人,竟然是鬼城城主,血伞之主。

    容徽和王石对视一眼,两人默契拿出仙剑组合双人剑阵。

    剑灵派七峰长老不论什么修什么道,必修课便是剑灵剑阵。

    剑阵人数越多,阵法实力越强。

    七峰长老,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。

    秦烈双眸猩红,他掌心血伞一转,星星点点的血水旋转喷洒。

    刺目的血液落在地上,一滴血液中生出数万鬼哭狼嚎的恶鬼怪物。

    门尽头的天龙峰弥漫阴冷刺骨的死气,歇斯底里的恶鬼张牙舞爪朝容徽二人冲过来。

    冲上云霄的剑光与重重鬼影纠缠,咋一看是殊死一战,容徽却发现这些厉鬼只退不进,似乎在刻意避开容徽等人的攻击,怪异至极。

    王石也发现不对劲,立即停手。

    容徽和王石停了,被秦烈控制的数百万厉鬼却奔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陌生的惨叫声在黑雾中响起,身着各个宗门校服的弟子惨死在容徽脚边。

    “紫薇剑派说找到了在琼州兴风作浪的血伞,并找出这些年为害一方的‘海神’就在黑雾中!”

    “诸位道友当心!这些不是黑雾,是戾气凝结成的怪物,不死不灭!”

    “琼州各个宗门都到了,怎么不见剑灵派?”

    “我等琼州修士当自强,仰仗剑灵派便是将自己的生死托付在外人身上,何其危险!”

    “剑灵派这十年不断扩张势力范围,咱们琼州虽然安于一隅,却是中洲唯二独立的海岛,王石这些年在琼州部署,谁知道他藏了什么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容徽在黑雾中听到琼州众修士之言,皱眉道“师兄,我们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王石看着那些不攻击自己,只攻击琼州众仙门的厉鬼冷静道“谭博轩为了将剑灵派赶出琼州真是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此人心思深沉,温润如玉不过是假象。

    也不知他如何驱使得动持有血伞的秦烈,还有替他卖命的秦炎,花这么大的血本,定然还有图谋。”

    容徽颌首,她从乾坤囊里拿出仙音花做的耳坠戴上,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王石当头冲锋,没走多远便被身着紫衣的紫薇剑派四个元婴境长老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紫薇剑派以谭博轩为中心,一字排开。

    谭博轩手握藏剑,温润的双眼落在容徽身上化作冷钩,他的语气依旧和善,“五长老,碧海神龙法相你用了十年,是该物归原主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容徽凝视不为厉鬼怪物困顿的紫薇剑派众人,流云仙剑一横,“神龙法相乃是本座徒儿以命相搏为我取得的机缘,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你的了?你叫它一声它会答应?”

    紫薇剑派众人看着容徽手中的流云仙剑眼眶一热。

    仙器!

    修士梦寐以求的仙器!

    谭博轩念念不舍的将目光从流云仙剑上挪开,“法相是我琼州天宝,天音宗仗势欺人横夺法相已遭天谴,五长老,我好言相劝,你退回法相也是为了你好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容徽忍不住笑出声,“我头回见到将恃强凌弱说得这般有鼻子有眼之事,法相我不可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容徽顿了顿,将灵力注入仙音花,“流云,也不会给你,修仙界实力为尊,想要,来抢!”

    紫薇剑派见容徽如此嚣张,讥诮道“区区练气境狂妄自大,不让你瞧瞧我紫薇剑派的厉害,当我琼州无人?!”

    “交出法相,留下流云,紫薇剑派绕你们不死!”

    “流云乃仙器,落在容徽手中玷污了它的圣洁!”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废话,杀了容徽和王石,带我紫薇剑派夺得琼州三扇石门,去去剑灵派何惧之有!”

    紫薇剑派有三个元婴境大能,有恃无恐,嚣张狂妄之言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容徽本想用仙音花将紫薇剑派所言传出去。

    可仙音花耳坠多年不用出了毛病,无法传声,只能将众人所言暂存。

    容徽拉过王石的手,将仙音花故障之事写在他掌心。

    当她的手碰到王石掌心时,温热粘腻的触感传来。

    容徽抬起手指,看着猩红的指尖面色大变,“三师兄!”

    王石低声道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谭博轩眼尖瞧见王石受伤,笑着撕下伪善的面孔,“众位长老,王石重伤,不用跟他们讲道理,直接上!”

    只要他夺得碧海神龙法相治愈心魔,他便可以毫无顾忌的渡劫了。

    届时,引来的不是魔云,而是祥云,他便可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至于流云仙剑,徐徐图之。

    容徽冷冷的看着谭博轩,杀伐之气从脚底升起。

    无上金心诀凝出的金色剑阵以她为中心蔓延至于方圆百里。

    百里之内,所有草木皆化为利剑。

    来琼州月余,这是容徽第一次大范围使用金心诀。

    紫薇剑派众人从秦炎那儿得知容徽的修为是元婴境巅峰,即便心中有所准备也被满天的肃杀气息惊得呼吸不过来,死亡的窒息感涌上心头,令他们汗毛直立。

    王石亦发现容徽真实修为,他心中有百般不解也闷在心头,他正欲用剑灵剑阵配合容徽,便听容徽道“师兄,你是体修,用你最擅长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容徽手持流云,背后环绕一柄百丈高的金色巨剑和一条百丈长的威风凛凛巨龙。

    谭博轩见到碧海神龙法相,漆黑的双眸射出冷光,眸色渐渐变成凶戾的紫色,“夺法相,杀!”

    他没料到容徽竟然有两个法相!

    一个主杀。

    一个辅助!

    两个法相加持,加上他们的实力,二对四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思及如此,谭博轩面色铁青,他算无遗漏,唯独漏了容徽一直在隐藏实力!

    没事没事,就算败了他也还有后手。

    容徽必须死!

    紫薇剑派众人见到容徽的机缘一个接一个,特别是无上至宝的金剑法相,心头气血翻涌,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杀了容徽和王石,这一切都是他们的!

    容徽嗜血的双眸冷如寒冰,数万道无情杀戮剑剑气不讲道理的冲向紫薇剑派众人。

    王石有了神龙法相的加持,速度快如鬼魅,特权所致,移山倒海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五个元婴高手以命搏命,天龙峰瞬间地动山摇,天地色变。

    黑雾中的其他修士皆被震出十里之外,不幸的人当场死,当场沦为血伞的傀儡。

    雷声,电光,剑影

    这场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,元婴大能斗法,十里之内活物死绝。

    紫薇剑派众人死伤惨重,只剩下一个苟延残喘的长老和隐忍不发的谭博轩。

    容徽和王石遍体鳞伤,两人背靠背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黑雾在他们交手之时已经散尽,只留下撑着血伞的秦烈。

    在外观战的琼州众修士见战斗截止,众人纷纷涌过来窥探是哪些人斗法。

    当他们发现是紫薇剑派和剑灵派时,惊骇一绝。

    让他们更惶恐和愤怒的是,那个杀了他们无数弟子的红伞之主竟然叫容徽主人!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