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书库 > 修真小说 > 剑出北冥 >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第三剑
    看到眼前的情景,天道盟成员们不禁发出一阵惊叹,其中更是夹杂着几声欢呼。

    雪峰剑宗宗主的剑没能再进一步,北冥修凭借自己的力量,挡下了这看上去势不可当的第二剑!

    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不怎么看好北冥修,无论是作为天道盟盟主的能力还是这一场三剑之约的胜负,但现在他们所看到的,已经足以震撼他们的心灵。

    一个刚刚才受过重伤的年轻人,居然能够挡下雪峰剑宗宗主的两剑,看雪峰剑宗宗主的表现,她根本没有留手!

    接下雪峰剑宗宗主两剑,何璧可以,季惜春可以,余昌平更是能够轻易做到,但他们都是修行界的顶尖强者,而北冥修本身的灵力还在高阶修行者的边缘徘徊,更不要提他的状态本就不怎么好,事先没有人认为他能够再接一剑,但现在,他做到了。

    如此壮举,哪能不让他们心潮澎湃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雪峰剑宗宗主抽出长剑,缓步退开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剑只要再刺进分毫,北冥修的内腑便会受到真正的重创,这一场三剑之约便有了结果,但她的这一剑剑势已然去尽,招式已经施展完毕,没能在第二剑打倒北冥修是事实,身为一代剑道宗师,她还不屑于用这种不会有人发现的小手段定下这一场的胜负。

    在雪峰剑宗宗主抽剑退后的那一刻,北冥修身上的坚冰有大半碎裂开去,在地上开出许多晶莹的结晶,却是不曾融化开来,而寒冥剑上的寒冰则仿佛已经成了剑的一部分,依旧死死的附在剑上。

    此刻的北冥修面色苍白,浑身冰霜,仿佛经历了一场寒冬冻凝的雪人,但他的双眼依旧明亮,看向四周,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还站着,还能够接那第三剑。

    雪峰剑宗宗主突然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功法?”

    询问他人所修功法,是一种不怎么礼貌的行为,那基本上可以等同于对他人隐私的窥探,就算是天下有名的宗师,哪怕早已看透对方身上的一切,也不会轻易出言询问他人功法,但雪峰剑宗宗主就这么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,因为她看不透北冥修,而且她真的很好奇。

    在她的剑与寒冥剑相遇的一瞬间,她的身上明显地感受到了一阵寒意,这股寒意甚至要压制住她体内的冰寒气,而北冥修身上的那些寒冰,很明显是那股寒气的源头所化,在灵力修为远不如她的情况下,还能压制住她体内的冰寒气,北冥修修行的内气显然不同寻常,但最关键的是,她并非第一次遇到这种内气。

    北冥修并未隐瞒,也不需要隐瞒什么:“北冥家家传,北冥寒气。”

    北冥寒气,北冥家一切功法的根源,若失去北冥寒气,不论是寒冥剑法还是仙莲变都会失去灵魂,作为天下顶尖的至寒之气,如果不出意外,只有北冥家的后人能够习得,旁人就是想要觊觎都难以得手。

    但意外,早就有了一个。

    雪峰剑宗宗主冷笑道:“家传?都传到我弟子身上了?”

    北冥修看了一眼广场外的袁雪,后者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,用口型无声说道:“被师傅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与北冥修同行的千里旅途中,北冥修所会的一切功法招式几乎全被她在有意无意间习得,就算是北冥寒气,也早已成为了她主修的冰寒气的一部分,原本她作为雪峰剑宗宗主的亲传弟子,冰寒气中的寒意更加强大并不会让她有什么怀疑,只会认为她是天赋异禀,但现在与正宗北冥寒气的修炼者北冥修内息一碰,一切自然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北冥修不想辩解什么,他知道雪峰剑宗宗主的用意,如果用言语就将他逼下场,自然不会需要第三剑,哪怕是雪峰剑宗的宗主,也不会希望将天道盟的盟主在新上任的一天打成重伤,然后与天道盟彼此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可他早已下定决心,这三剑之约的结果,在他心中只有一个,为了达成这个结果,他不会退避。

    在雪峰剑宗宗主的第一剑下,他的寒冥剑意已消耗殆尽,灵魂力量亦有衰弱的迹象,在第二剑下,他爆发了体内的北冥寒气与堕元,以仙莲变的力量配合由望海潮变招而成的寒冥剑法凝魄一式,这才险之又险的挡下了第二剑,现在的他,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但他的灵力还没有枯竭,也还能握住手里的剑,而且就算到了真正山穷水尽的时候,他的字典里也从来不会出现“放弃”二字。

    北冥修举起手中寒冥,细小冰屑簌簌而下,仿佛一场细雪。

    寒冥剑的剑锋指向雪峰剑宗宗主,不需要任何言语,所有人都能领会到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雪峰剑宗宗主不带任何情绪的声音再度传来:“你没有任何机会,认输吧。”

    作为北冥修身上创伤的全部来源,她对北冥修现在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,如果她再出一剑,北冥修必死无疑,而她是绝对不会在这种大事上放水的人。

    北冥修没有摇头,也没有说话,只是保持着这个姿势,静静的等待雪峰剑宗宗主的动作。

    广场周围的空气似乎冷了些,雪峰剑宗宗主没有多说什么,纯白之剑剑锋一抬,与寒冥剑的剑锋相对。

    这是她出手的前兆,这第三剑,她不会让北冥修有任何机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相比于之前二剑的气势浩大,雪峰剑宗宗主这一次的出剑可谓是平淡无奇。

    她手执纯白之剑,缓缓走向北冥修,并未运转任何轻身功法的她,就好像在散步一般。

    但北冥修的瞳孔却是猛的一缩,他看的不是雪峰剑宗宗主本人,而是她手里的那把剑。

    在纯白的剑锋之中,他看到了之前差点将他埋葬的风雪世界,看到了那足以贯穿长空的惊世一剑,还有很多很多……那些不出意外都是雪峰剑宗宗主在剑道上的感悟以及突破,而这些能够让一个后辈一辈子都无法消化的剑道修为,都被她灌注在了一剑之中。

    将毕生剑道修为灌注于一剑,这是一种什么概念?就算是不曾在京城保卫战中被重创的临崖真人都做不到!

    北冥修已经无暇去想自己如何能看到这许多埋藏在剑身之中的东西,他现在正处于浓浓的震撼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剑道,当真无愧于云巅之下剑道第一人之名。

    雪峰剑宗宗主的步伐很慢,至少还有十五秒,这把剑才会来到他的身前,然后斩下。

    十五秒,是她留给他用来认输退场的时间,如果他始终不曾退却,这一剑就会结结实实的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广场之外,季惜春面色大变,咆哮道:“北冥,赶紧下来!”

    哪怕北冥修成为了盟主,季惜春也没有改口的打算,以他的修为与眼界,在看到纯白之剑的剑身时都有浓浓的危机感油然而生,可见雪峰剑宗宗主这一剑有多可怕,这绝对不是现在的北冥修能够接下的,就是全盛时期的他,也不可能接下!

    余昌平面色凝重,劝道:“已经够了。”

    袁雪的叫喊几乎已经变成了哭喊:“周寒大哥,不要再坚持了!师傅,我跟您回雪峰剑宗,请您不要……不要伤害周寒大哥!”

    劝阻之声在广场外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北冥修能够挡下雪峰剑宗宗主两剑,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,这份战绩足以被传唱许久,就算现在认输,也是虽败犹荣,不会有人说半点不是。

    但,北冥修没有理会,准确来说,他已听不到周围的一切声音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只有那柄纯白之剑,他的耳中只有剑锋微微震颤的清音,而他本人……仿佛已经与寒冥剑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生死间的战斗本是激发潜能的最好方式,与一名远胜于他的剑道宗师的全力相斗更是带给了他许多感悟,在第三剑即将到来之时,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厚积薄发,北冥修竟是进入了许多剑修都梦寐以求的,人剑合一的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美妙,北冥修却无暇享受并感悟这种美妙。

    他现在要想的,就是迎上雪峰剑宗宗主的第三剑,然后挡下它。